淘剧影院一个免费在线观看影片的网站
  • 视频
  • 文章
  • 演员
  • 角色
观看记录 清空
用户登录 关闭
账号
密码

幸福二重奏-“已婚男人& # 34;困境(幸福二重奏)

作者:晓天 时间:2022-01-13 15:16:59 剧评 516阅读
标签:

本文想通过“幸福二重奏”中的等式来探讨“已婚男人”的困境。

所谓“已婚男人”就是婚姻中的男人。当我们谈论婚姻时,我们经常关注女性,她们在这种契约关系中表现为受害者、接受者,甚至是不受法律照顾的受害者。关于这一点已经有很多讨论,但是契约关系对双方都有约束力,所以今天我想谈谈这段关系中的男人。在传统语境中,姓氏权的提供者、获利方,甚至默认方,都是婚姻中的另一种表象。

说到“已婚男人”,必须提到的是黄磊。在《小别离》《小欢喜》《肖敏的家》等作品中,他凭借个人形象构建了一张“已婚男人”的地图,甚至他在现实中作为明星的社交亮相也参与构建了一个完美的剧外“已婚男人”样本。这种完美甚至有一种理想化的光环:温柔,对家庭的关心,婚姻中的爱,最关键的是,他的事业和养家能力都没有落后。

我们是多么需要和喜欢这样一个完美的已婚男人形象,说明我们是多么缺乏这样一个现实的样本。

明星夫妻已经能够绕过很多现实中普通人的问题,但是样女强男弱的夫妻在其中也会有自己的问题。比如之前在《再见情人》中讨论过的佟晨洁和KK,或者是照顾宝宝的李承炫,都是因为“兄弟”而被讨论的

相比之下“幸福二重奏”中的等式就没有那么完美了,可能更接近于普通人婚姻中的“男弱”形象。

光看对比图,就能感受到两对夫妻的不同。

一个有女强人和男弱者的“已婚男人”

廖沙方程式的家庭是典型的女强人和男弱者的搭配。廖莎虽然刚开始没有升职,但是个性很强,工作充满了攻击性,房贷还是交了一大半,各种决定都是廖莎做的。无论是这个家族中的权力结构还是经济结构,廖沙都明显占优。

相比之下,方程式一开始就被降职,给了自己一个降职仪式,认为这是他回归家庭、重振厨艺、享受生活的好机会。

至于我老婆想换个大房子,你慢慢来。

这种强势女性和弱势男性的结合,代表了一种已经走出“男性供养者”模式的后现代家庭关系,非常叛逆和反传统。

因为,最近关于婚姻的主流声音是,女性开始意识到这个制度的失衡,开始注意到“男人经济养家,女人内部养家”的主流价值观对女性的剥夺,开始呼唤家庭主妇的价值,呼吁女性将自己的无形价值从婚姻转化为现实价值。

换句话说,最近的声音不断冲击着“女性在婚姻中付出”的价值取向。

因此,如果你在这个背景下看“廖沙为家庭提供经济支持”的模式,你会发现“幸福二重奏”有些不同。

廖沙挣钱多,很独立,能为家人做判断;方程式喜欢廖沙的开始,也是因为她帮助病重的家人做出了去北京治疗的决定。廖莎对家庭的支持已经远远超越了经济或者独立的层面,跃升到了为家庭经营提供支持的核心层面,一种信仰感。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廖莎也会要求离婚,因为她无法忍受平躺的等式。

这部电视剧在初期抛出的主要矛盾背后,有着更深层次的社会和心理矛盾。

传统拔河比赛

廖莎的《和谐方程式》家庭所面临的危机,代表了女性强势与男性弱势模式进入主流语境后必然面临的分裂与失调。

综上所述,廖莎自身对于婚姻的困惑和对等式期待的落差,实际上代表了独立女性意识的实践者在将平等意识和独立理论转化为实践领域时,仍将面临的锯锯过程,将受到传统价值观的冲击、规训和驯化。

廖沙和方程式当然是恋爱了。在持续的婚姻生活中,廖沙当然接受并知道方程式是一个怎样的人。理论上和理性上,我觉得她绝对接受,认可,甚至很享受在这种强女弱男的亲密关系中起带头作用。因为她自己也不是传统的女人,所以她很清楚这一点:“作为妻子,我不能百依百顺。”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她也很清楚自己对丈夫的需求:“作为丈夫,我不要求他那么独立。我只是希望他有点上进心。”

然而,在“想换一套大房子”的欲望冲击下,在与自己晋升之路断绝、给自己降级仪式的方程式的三重挫败的感召下,曾经植入价值观、泛滥于周围环境的“男人应该是家庭的顶梁柱”的观念,走了出来。

廖莎的分居离婚决定,可以看作是独立女性面对外部传统价值观的心理泄洪,是一种情感发泄。比如她担心如果方程式超过35岁,不做经理就无法和年轻的基础程序员竞争。

你真的想让我一个人扛这个家吗?问题,一方面是廖沙对家庭的承诺,另一方面也向我们展示了女性强、男性弱的家庭模式的困境。

这种心理其实反映了我们在“女性独立”的实践中,即使已经有了理性的意识和能力,也要面对一个艰难的、情绪和心理的适应期和调整期。廖沙对此也有一个潜意识的总结:“这个男人太弱做不到,太强做不到,做女人太难。”其实,重新调整性别分工和婚姻中强弱比例才是夫妻的难点。

可以预见的是,剧集未来应该也会因为廖沙的晋级而受挫,给夫妻留下一段共情的调整期。

关注夫妻的婚姻背景

需要强调的是,即使是女强人和男弱者的结合,《方程式》这个人物也很特别,必须放到近年来的一系列女强人和男弱者的影视形象中,哪怕是真实样本中。

“弱”的等式不等于工作能力弱,因为剧一开始就说他在技术能力上足够胜任做导演。但在工作理念上,他和廖沙完全不同,廖沙每天都要让员工喊口号,过着007的职业生活。

廖沙对下属说的是:“今天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因为我们团队还没饿太久”。

等式对领导身份的认知是:“假设我不是家里的领导,不是我们公司的领导。”方程式是“列平门”和“佛教门”的代表。乐于降级,不愿加班不允许员工加班,拒绝996和内部文件。对于廖沙来说,听到自己被降职的消息,高兴得跳了起来,这并不夸张。但他的平躺并不是单纯的懒惰或沮丧。比如当导演,他不想做自己;但是我被降职了,我觉得很尴尬,所以我举行了降职仪式,用这种戏谑的方法让大家都有一个台阶下。相比内卷,方程式更愿意选择生活,选择做饭养花照顾家庭,是真正回归家庭领域的“已婚男人”。

如果说《肖敏的房子》中的黄磊是“已婚男人”的理想化代表,那么这个等式显然不是那么理想化。他有点怂,缺点比较多,但也比较真实。这部剧展现了更多的状态和时间来展现他在婚姻家庭中的样子,这在之前的国产剧中是比较少见的。

但更特别的是这段婚姻没有孩子,所以重点可以放在夫妻关系上。从我们目前看到的情况来看,大概可以感觉到,分家生子、重夫妻的婚姻语境应该是“幸福二重奏”的重点,这一点从剧集的名字也可以看出来。

从这个角度来看,幸福二重奏完全不同于《小棚子》《小别离》等中国传统家庭,它们在叙事上关注的是孩子。

上面说的是夫妻平等关系。

在传统的家庭叙事中,男性的“父爱”高于“丈夫”。这也是我说类似的作品很少真正写“已婚男人”的原因,因为似乎作为一个父亲,养育下一代是这些剧中写的“已婚男人”比维系婚姻、维系夫妻亲密关系、保持爱情新鲜更重要的职责。那些婚姻中的男人,其实并没有写婚姻中的状态。

在婚姻的语境下,廖沙与方程式的冲突可以拆解为代表性。它们是廖沙的世俗期待与《等式》的人生理想的冲突,其背后是“世俗观念教育下的男性责任”与“反抗世俗性别分裂教育”的冲突。

这里揭示的不仅仅是婚姻问题,还有传统的性别刻板印象和传统家庭分工的固化。它背后先入为主的价值观,束缚夫妻感情的古老伦理,家庭主妇的苦恼,以及李靓蕾在声明第二页谈到的这个小小的社会单位对性别个体的剥削,本质上分享了一套理论。

只是当我们到了方程式和廖沙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性交换。

看似我们经常谈论“女性婚恋问题”,批评男性,但其实这种说辞和说法也是一种规训和建设,仿佛当我们提到“女强男弱”这个词时,我们就已经有了先入为主和性别偏见。

事实上,没有人比他更容易赚钱养家或回归家庭。接受或看到像方程这样的字符的规范化可能是我们摆脱这种偏见的第一步。

【在线观看 】:幸福二重奏

如果喜欢本《幸福二重奏-“已婚男人& # 34;困境(幸福二重奏)》

本文来自于淘剧影院,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原文地址: http://www.songbailing.com/htdetail/474575.html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相关视频

导演未知作品

猜你喜欢

© 2022 www.songbailing.com